Νεφέλωμα

. הגורל הפך אותנו לחברים

【叹封】记一次文艺汇演(1)

#人物属于三渣,ooc属于我
#学pa有私设

    
        封不觉打赌输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文娱委员手一抖,打翻了刚刚从桌洞里掏出来的凉拌面。

 

 

  “......骗人呢吧?”她嘴唇哆嗦,企图做最后的挣扎。“那种人......不是......他?怎么可能?!是骗我的吧?啊?小叹你别老向着他......你......”

 

 

  王叹之抿了抿唇,偷偷瞄了一眼那个吊儿郎当倚在门边的少年,低声道:“没骗你。”

 

 

  “他这次真没押中。”

 

 

  “所以这次的文艺汇演,他就,呃——”

 

 

  文娱委员的喉管中窜出一道气音,像是被硬生生掐住脖子捋出来的一样,脸色刷白还透了点儿青,叫王叹之有些不合时宜地想起来校长办公室里那一尊水灵灵的玉白菜摆件——谁知道校长办公室里怎么会放这种摆件——看着就像封不觉喜欢的颜色。呃,“生机勃勃”?

 

 

  王叹之有时候也不能完全理解封不觉在想什么,不过他不是很在意这一点。两人之间的默契让他即便不理解那人的所作所为,也可以完满完成任务。

 

 

  就好比这次,他准确地向文娱委员传达了“觉哥要出席文艺汇演,以女装的形态”这一信息。

 

 

  这对某个花季少女来说实在算得上是巨大的噩耗。

 

 

  “我真傻,真的,”她哑着嗓子喃喃自语,也没管腿上挂着的凉拌面,直挺挺向后一倒栽进同桌怀里,双眼无神盯住天花板,接着说。“我单知道封不觉从来不会叫自己吃亏,不可能让我们看他的笑话;我不知道要想想他觉得什么是吃亏,什么是笑话。我一清早起来就特地换了红内内,拿小包兜了一包豆子,想着蹭点运气除点晦气。老天爷是一直很听我话的,我的祈求句句不当儿戏;可封不觉输了——他这次怎么就不听,他为什么就不听!他不爱我这种好孩子欧洲人了噫呜呜呜啊——封不觉要毁了这台演出了,我的职业生涯、我的一世英名......唔呕咳咳!“

 

 

  同桌一巴掌呼她背上,假嚎变成了真呛。

 

 

  同桌冷酷道:“我不管你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我只需要你把地上打扫干净,以及,那谁看过来了。“

 

 

  文娱委员一噎,默默起身怂逼兮兮地拿了工具,借着清扫避开了左前方某人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似笑非笑的眼神。

 

 

  

 

 

  说到封不觉女装这事,那要从一个星期前的一个赌约说起。

 

 

  【校园歌手大赛最终排名】。

 

 

  前十名中,只要封不觉能押中三个,就能赢得余下两年再也不用参加任何班级活动——包括强制性和非强制性活动——的资格。

 

 

  反之……

 

 

  就要女装参与这次的文艺汇演。

 

 

  谁都以为封不觉不会失手——整整两年的自由,换他们之中任何一个来,都会忍不住想要试试手气的。

 

 

  但封不觉,居然愣是一个都没押对。

 

 

  不少人怀疑过他是否故意,可在听到王叹之手机里半年前的录音后,众人纷纷陷入了沉默——

 

 

  所有人:这小子这回好像真没驴我们。

 

 

  所以他是认真的?

 

 

  他们真让大魔王也被坑了一回?

 

 

  宣传委员冷汗淋漓:“万一......说不准封不觉他,就是想穿裙子试试呢?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的对伐......”

 

 

  代班长压低声音:“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要谨记,那可是封不觉啊!为了尽量让损失减到最小,我觉得大家现在是时候一起讨论个章程出来控场了。“

 

 

  “控场?”文娱委员嗤笑一声,“难道你以为我们真的控制得了那疯子?他真要想做什么我们还能阻止不成?

 

 

  “......我,不太喜欢你叫他‘疯子’。”她身后幽幽传出一道声音。

 

 

  卧槽卧槽卧槽!

 

 

  众人浑身一哆嗦,视线汇集,“王叹之?!”

 

 

  “啊......”王叹之学着像封不觉那样眯起死鱼眼,“......我没走呢......”

 

 

  教室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仿佛良久,终于有人出声了

 

 

  “你还在啊......哈哈哈......”

 

 

  王叹之不禁吐槽道:“我感觉......自己,没有那么容易被忽略吧?”

 

 

  教室再次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体育委员冲上前挪开柜子讲台四处张望,生活委员一跃而起锁上门窗拉上窗帘,班长一个眼神,小组长们迅速分好工,捉手的捉手,摁腿的摁腿,扶腰的扶腰,捂嘴的捂嘴,将王叹之锁死在了为了开会而拼起来的几张课桌上。

 

 

  文娱委员缩头缩脑左右乱瞄,随即嘿嘿一声淫笑,道:“小叹叹啊,乖宝宝呦,你不会去告密的对不对呀~“

 

 

  王叹之真的不太擅长撒谎。

 

 

  他目光游移,耳尖微红,稍稍动了动手指就要被面前一群大姑娘小伙子紧张兮兮逼近观察围堵,众人目光所及之处简直要烧起来......

 

 

  ......于是他就,更紧张了。

 

 

  恍惚间甚至觉得自己跟只逗猫棒似的。

 

 

  偏偏他越紧张,班委们越觉得这小子会去告密,也就盯得越紧,就这么形成了个恶性循环。

 

 

  这还没处说道了!

 

 

  双方对视了将近半分钟,不知情的还要以为王叹之其实是SCP-173的人间体......呃不,新形象。

 

 

  终于老实人劳动委员小声嘀咕起来:“所以我们干嘛就这么僵持起来了哦?王叹之留下来干嘛的哦?这不是班委会议吗......?”

 

 

  王叹之无语,同样小声嘀咕:“我也是班委啊......我生物课代表......还有是你们叫我留下来的啊......”

 

 

  教室里第三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代班长一口气泄出来,瘫回椅子上,无力地摆了摆手,说道:“先别管那么多了。小叹哪,既然你也是我们班委中的一份子,那就要和我们一起做好保密工作。本来么......我是想着把封不觉加进大合唱那个节目里,换个人下来......可是你看看,他这水平......没法儿上啊是吧?你瞧瞧你瞧瞧......“

 

 

  王叹之道:“觉哥说了,他跟灰姑娘沟通了一下,现在他是新的灰姑娘。”

 

 

  文娱委员惊恐地瞪大双眼:“我敲他来来!死丫头这么没骨气!”

 

 

  代班长一记瞪视横过去,道:“呵呵呵可是我们没有他的戏服,这......“

 

 

  王叹之茫然道:“啊?我有带他去定做——班长你能别这么说话了吗?少看点言情吧,都半文不白了......”

 

 

  代班长尴尬地摸了摸鼻尖,转开目光又强自转回来,柔弱道:“这个我们可能还是要看看具体的舞台效果,要是和其他同学的不搭的话,还是不能上的......”

 

 

  王叹之苦笑道:“班长你们先松手,行吗?风格你不用担心的,女仆装那套没怎么变,就裁了套合身点的......呃,我主要就是给觉哥订做了另外三套......你们要不要看看?我把照片你们,先松手,松手......“

 

 

  学习委员首先背叛组织:“我看看版式对不对。”

 

 

  文娱委员紧随其后:“装什么!你就是想看裙子而已!”

 

 

  学习委员冷笑道:“你也松手了。”

 

 

  “......”文娱委员眼珠一转,“嗳算了算了,封不觉......反正他想干什么我们都阻止不了。哎!不如看看裙子嘛!”

 

 

  宣传委员怯生生问道:“这样真的好吗......”

 

 

  代班长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临阵倒戈:“......就看看吧......王叹之同学的审美......我们都信得过,但是检查还是要检查的......”

 

 

  体育委员和劳动委员目瞪口呆,其余人等全程安静如鸡——女人啊......

 

 

  ......总之还是闭嘴比较安全。

 

 

  王叹之起身坐直,在众人注视中活动活动手腕,长舒一口气,摸出手机放出几张照片,摆了poss加了滤镜那种。

 

 

  学习委员推了推眼镜,道出了一部分人心中的疑惑:“......我以为是那种,很漂亮,身材很好的,模特儿,进行展示。“

 

 

  “......啊?”王叹之愣了一下,“虽然觉哥不是模特,不过他又漂亮......呃还是说好看吧,身材又好,这衣服本来也就是专门为他准备的,所以肯定是他穿上展示啊!“

 

 

  无法反驳。而且隐隐约约感到有点想要举起火把......火把?

 

 

  一定是因为这小子太听死疯子的话,听得像个小基佬了。要相信王叹之是个好同学......

 

 

  要......要努力相信王叹之是个好同学......

 

 

  代班长“啧”了一声,手肘给了劳动委员一拐子:我不管了,你去找几个人把场地收拾出来,明天......就先这么试试吧!

 

 

  我倒要看看,这家伙在舞台上的表现如何!

 

 

一边赶论文一边摸鱼

就写了这么点......我果然是真的废呀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