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εφέλωμα

. הגורל הפך אותנו לחברים

【叹封】记一次文艺汇演(2)

#人物属于三渣,ooc属于我
#学pa有私设

     
        众人恐怕永远都要记住那一天了。

  

 

  距文艺汇演半个月。

 

  

 

  封不觉当着全班人的面穿着裙子听了半天课。

 

  

 

  就是那条女仆裙,看上去灰扑扑的,细节却精致。裙角蕾丝有些微的破损与撕裂,腰后的软纱蝴蝶结松松搭下,荷叶褶花边围裙有种洗到发黄的感觉。他没戴喀秋莎,单是用一只绕了丝带的发夹夹住了一边额发,将有些过长的刘海别至耳后,露出小半光洁白皙的额头。脸上化起淡妆,描圆了眼角戴上了美瞳还涂了一层人鱼色唇釉,本来便是偏阴柔的长相,这下更显柔弱秀美,再加上这货自身的微妙气质,浑身上下都隐隐约约透出一股婊气。

 

 

  绿茶味的那种。莲花香的那种。

 

 

  特别能勾引青春期惨绿少年的那种。

 

 

  当封不觉第三次忍不住调整吊带袜时,他后桌终于被课间“路过”的妹子们盯到头皮发麻,默默移开了视线。

 

 

  妹子大A:“看起来好恶心。”

 

 

  妹子小b:“就是就是。”

 

 

  后桌轻声细语小心翼翼:“你们这样是不对的......封不觉同学虽然平时奇怪了一点,但这次他是......他是有原因的......这个你们看啊......”

 

 

  妹子圆c:“没说封不觉。把你招子管好。再乱看削你了。”

 

 

  “......”后桌哑口无言,咕哝了两句还是忍不住忿忿抱怨道:“怎么现在的女生就只知道看脸?!”

 

 

  封不觉:“......嗤。”

 

 

  封不觉:“你以为我只有这张脸?”

 

 

  封不觉:“才华折服懂不懂啊小伙子......哦~“

 

 

  他顿了顿,回头露出一个小恶魔一样的笑来,贱兮兮的,鼻音带出丝丝缕缕的慵懒:“不好意思啊,有点高看你了,是吧?”

 

 

  摇摇晃晃站起身,只走出两步,封不觉便撇撇嘴,一扭身一揽臂,挂上隔了条过道的王叹之的肩膀。“小叹子啊,扶本宫出恭!”

 

 

  王叹之肩膀一抖,有些不自在道:“觉哥?觉哥你、你先起来,我耳朵痒——”

 

 

  封不觉笑嘻嘻,朝着王叹之耳根轻轻呼了一口气,随即立马抽开身站直,满意地盯住对方从耳尖迅速蔓延至小半侧脸的绯红,懒洋洋道:“行了......赶紧的,扶我一把,这鞋跟太细了......我得练练。放学别走啊,陪我找找感觉——走啦走啦,先陪我去厕所,一会儿又要上课了......”

 

 

  王叹之恍恍惚惚也跟着站起来,眼神茫然又无辜,虚焦了一下才落在封不觉身上:“啊,好......”

 

 

  “等等等等,”后桌旁观得目瞪口呆,“你就这么进男厕所啊?卧槽我劝你善良一点,为男同胞们的心理健康考虑一下成不成?你这,你这身——你真要这么进去?!”

 

 

  “怎么着?不行?难道你还想让我回来之后描述一下女生那边是个什么布置?喂我说,你这也——“封不觉头也没回,慢悠悠道。

 

 

  后桌惊恐万状:“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你、你爱去哪去哪!”

 

 

  封不觉翻了个白眼,牵着依旧一脸迷茫的王叹之小步走出教室。王叹之趔趄一下,终于完全回神,惊道:“觉哥,我也没穿过高跟鞋,也没有带其他的高跟鞋,怎么陪你练啊?而且就算我带了那双施华洛维奇的道具鞋,按我的尺寸也塞不进去......诶诶觉哥?“

 

 

  封不觉不禁露出了死鱼眼。

 

 

  他停住脚步,松开手,略微低头,以左手托住右肘,用右手轻按睛明穴,有些头痛道:“......我怎么觉得,你最近的思维越来越混乱奇怪了?”

 

 

  王叹之心说我不觉得啊,我觉得还是觉哥你的思维叫我跟不上。

 

 

  不过他没敢真说出来。

 

 

  封不觉:“你信不信我猜到你想说什么了。”

 

 

  王叹之:“我信......”

 

 

  封不觉调整了一下缠在脖子上用以遮挡喉结的蕾丝缎带,长吁一口气,面无表情道:“叫你放学跟我去舞台帮忙看看形体,还是说......你就这么想试试我脚上这玩意儿?“

 

 

  他看看干笑起来的王叹之,叹口气,幽幽道:“走吧,等下替我撩下裙子——我一只手抱不住这些纱......”

 

 

  

 

 

  

 

 

  在老师的视线下,王叹之竭力低着头,以手扶额遮住通红的脸。另一半的封不觉则气定神闲,甚至还有闲心朝对面丢媚眼儿。

 

 

  暗搓搓跟过去的后桌同学表示自己可能受到了精神感染,并且发誓再也不会同封不觉一起进厕所了。

 

 

  而封不觉冷淡地表示这人活该。

 

 

  “谁让他要对女孩子裙底起这么大兴趣?看不了姑娘的就看我的,那看到什么不都是自作自受?”

 

 

  说这话时,封不觉晃荡着双腿坐在舞台边缘啃苹果。口红被汁水沾湿,有些化开。他也不用纸巾,只将指尖一抹,教苍白的手指上染了淡淡的胭脂水色,莫名煽情。

 

 

  王叹之低低应和,往这边瞄了两眼,便不知怎的不敢再抬头直视封不觉,只好盯着剧本背王子的台词——我看这个干什么?他想。但是不看这个我看什么呢......我看......

 

 

  他没再想下去。封不觉已经啃完了苹果,招手让他拉一把自己。这人手上黏糊糊的,大概是苹果水分太足,果汁流得满手都是。封不觉自己是不太在乎,不过看看裙子还是蹬着高跟鞋歪歪扭扭晃到后台摸了包湿巾回来。“小叹?”他说,“喏,赶紧擦擦,一会你看我要摔了就扶我一把......”

 

 

  王叹之从恍惚中清明起来,赶忙应了一声。

 

 

  真甜啊。

 

 

  他忍不住想道。

 

 

  这个人现在......是这样的味道......是吗?

 

 

  眼珠有些迟滞地转动起来。王叹之挪动脚步。再靠近一点......

 

 

  “想什么呢你?”封不觉下力气弹了他一下,疑道,“中午没休息好?......那,一会儿早点回家吧。这两天你老是走神一副肾虚样儿——喂喂,”他突然眯起眼坏笑着凑近,“思春哪?谁家小姑娘能入你眼......哎呦啧啧啧,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太、太近了......!

 

 

  封不觉低头看看鞋尖,接着自恋道:“嘿,眼光不赖——王子殿下,打算给我什么聘礼呀?”

 

 

  王叹之憋红了脸,低喃道:“......”

 

 

  封不觉没听清,掏掏耳朵:“哈?算了,你先到下面去,看看我动作......这方面你比较在行......往淑女那方面矫正啊......”

 

 

  王叹之沉默了一下,重又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微笑来。他轻轻应了一声,弯起眉眼紧紧盯住台上的纤瘦身影。

 

 

  觉哥真的是一个很耀眼的人。他这样感慨着。

 

 

  那些人根本不知道觉哥有多好。他这样唏嘘着。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他这样叹息着。

 

 

  反正我知道就够了......觉哥又不在意他们,有我知道就够了......

 

 

  他心满意足地看着那道身影,就像巨龙数着自己的宝藏。

 

 

  “觉哥,行礼的姿势看起来有点歪......”

 

 

  

 

 

  

 

 

  
尴尬,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的后果就是这样,情节和字数完全不受控制……
只有两千出头,很羞愧|・ω・`)
我觉得 @紫罗兰永恒小抒 这家伙可能说的没错,写封不觉相关很难完全清水——
呜啊啊啊啊黑叹被我不小心放出来了不行不行得关好——怎么办快想想接下来咋写——我本来、本来只是想写个智障小甜饼玩玩啊!
容我再挣扎一下……不行就,就顺着写吧……

评论(6)

热度(88)